諾藍◐‿◑

✂翔碳俺の嫁
✂cp: 赤黑赤 轟出 沖神 利艾 || 真遙 獄綱 瓶邪 || 快新 業渚 悠祐 酒茨
✂基本上是主角控
✂大概不太介意被逆cp

睡不著摸了個轟總-///-
畫完頭毛手都要斷了(扶額
不愧是咱們的手臂終結者(被打飛

就醬吧、有機會再摸其他人zzz

【沖神】不過是個夢標題什麼的當然不可能有啊

**做夢時突如其來的產物,所以請不要深究劇情什麼的(我也不知道啊啊啊!!!
**很久以前寫下的,不想白白浪費了就放上來了(攤
**沖神夫婦設定(貌似是這樣
**人物ooc有


如果可以接受這莫名奇妙的腦洞就下拉吧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「吶,為什麼要哭阿魯?」

少年沈默不語,右手緊握著刀,左手擁抱著嬌小的少女。

「不殺我嗎阿魯?」

少女把頭埋在少年的胸膛,雙手環抱少年,感受著僅屬於他的溫暖。

「對不起。」

沙啞的聲音從少年口中發出,他緊摟著少女,提起手,用刀指著面前的緋髮青年,對方卻對此視若無睹,只是直勾勾地看著有著相同髮色的少女。

「小子,放開夜兔最後的女人。」

青年笑瞇瞇地蹲在山坡上,煉獄似的戰場成為了惡魔的背景,惡魔卻看不見周圍的戰鬥,也聽不見打鬥的嘶吼聲,在他眼中就只有少年和少女。

「我不會把China交給你。」

「只有她,是我就算死也要保護好的。」

「不是因為和旦那的諾言。」

「是因為她叫沖田神樂。」

少女無聲地流著淚,眷戀少年的體溫、卻掙扎離開他的懷抱。

這樣就好。

自己是他的伽鎖,他是最鋒利的刀刃,卻成為了最笨重的盾。是時候還他自由了,繼續留在他身邊只會越發捨不得他,倒不如狠下心來,親手打破這座牢獄。

「再見了,總悟。」

「神樂!」

少女奪去少年的刀,忽略少年的叫喊,忍住淚水、急轉身奔向自己的哥哥。她笑著面向神威,毫不猶豫地用刀貫串自己的身體,張開手等待落入他的懷裡。

抱著失去意識的神樂,神威明知道這樣做會令傷勢加劇,卻仍然把刀拔出來、扔到呆滯的沖田面前。

「雖然不想承認,妹夫,不要糟蹋她的心意。看在她能做到這份上,我就放過你們了,感謝她吧。」

沖田眼睜睜看著神威把神樂帶走,雙腳像注了鉛一樣動彈不得,他腦海不斷重複神樂自殘的畫面,身體停不住顫抖,最後因打擊太大、昏了過去。

他知道神樂是為了他好,可是他接受不了她離開自己、甚至以死換他一命。

她知道他會隨她一同投身黃泉,就給他設下禁錮。

真是狡猾的女人。



Fin.